载哭载言

自私无趣沉堕

这是一个求而不得之人的故事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哀,等不到别人救赎。
旭仔   :“当我离开这个家的时候,我知道我身后有一双眼睛望着我,然而我是不会回头的。我只不过想看看她,看看她的样子。既然她不给我机会,我也一定不会给她这个机会。”
“以前,以为有一种雀鸟一开始飞便飞到死才落地,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有去,那只雀鸟一开始便已经死了。”
梁凤英   :“我每次同他回来,他都叫我在楼下等他,我老是想知道这房子是什么样子。看清楚了,也不外如是。”
苏丽珍   :“我以为我会没事的。”
养母   :“好啊,我是要侬恨我,这样侬不会忘记我。”
男配A   :“我从来都没预算她会打电话给我,但每次经过电话亭,我都会停留一阵。或者她已经回到澳门去,又或者她只需要有人陪她聊一个晚上。没多久,我妈妈去世了,我就去了跑船。”
男配B   :“那车他坐上去很帅,我做了上去,不知道像什么。”
旭仔说要记得的他永远会记得,因为苏丽珍他记住了一九六零年四月一十六日下午三时前一分钟,那他会不会因为梁凤英的爱而记住她?也许他认为这不是他要记得的,只是他遇到的一个女人罢了。但她会记住他,即使他曾让她心碎难过。最后梁凤英还是去了菲律宾,愿她停止无果的寻找,依偎在爱她的人身边。
“我好想去菲律宾。”

我爱你,你不用付钱给我。

黎耀辉,不如我们从头来过。